广安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至尊神武 第十四章 出行

发布时间:2019-10-12 19:18:10 编辑:笔名

至尊神武 第十四章 出行

如愿成为一名猎人,陈恒难以压抑住内心的兴奋。这份工作虽然凶险,但比起又苦又累的矿工自是胜过许多,既可以赚取灵米,又能锻炼实战,一举两得。

成为天佑猎人队的一员后,陈恒很快就了解到另外两名成员的基本信息。

老者名叫“苏晋”,虽然年迈,只得后天体境八重天的修为,但野外经验极为丰富,相当于向导类的人物。

女子名叫“萧羽衣”,来历倒有些神秘,就连许勃都不曾见过她真容,只知道其剑术非凡,实力比许勃还要厉害不少。

有这么一个本领高超的队员,求之不得,至于其他东西,根本不需要多加理会。

猎人队伍,本就属于比较松散的非正式组织,临时性色彩很强。

萧羽衣性子清冷,言语不多,但这与陈恒何干?他是来狩猎赚米的。

进入队伍后,陈恒了解到了一些猎人必须遵循的准则。

他们基本为平民身份,最高修为不过后天体境十重天,面对凶恶的蛮兽,实在存在太多的不确定因素。

故而狩猎时绝对要提前制定相关的战术策略,分工合作,发挥出团体的威力,才能减少伤亡,保证猎杀成功。

要知道,哪怕最低阶的九等蛮兽,也不是乌合之众的平民所能对付得了的。

蛮兽分阶,划成九等,从弱到强,九等最弱,一等为最厉害的存在。

在一个猎人团队中,近战者为主力,但远程武技攻击手同样不可或缺。

天佑猎人队本来的远程攻击手在上一次狩猎过程中被蛮兽杀了,所以只能重新找一个。

其实萧羽衣同样算是新人,她加入天佑不过区区一个半月而已。

真正的骨干当为许勃和苏晋,两人合伙当猎人的时间超过十年了,可谓老搭档。

不过当了十余年的猎人,他们依然无法赚取到一份凝罡功法,苦苦地在修者门槛外面徘徊,不得其门而入。

由此可知,想赚取一份凝罡功法,难度不言而喻。

队伍重新成型,狩猎的计划很快就*,要到位于孟家镇西面,相距三百里的一座名为“归云山”的地方去,猎杀九等蛮兽黑皮箭猪。

黑皮箭猪体型庞大,成年的体重基本都在四、五百斤以上,其骨肉乃是酒馆饭店里很受欢迎的一种食材,可以加工成美味的菜肴。

更重要的是,黑皮箭猪颈脖上长有鬃毛。此毛锋锐坚韧,能用来炼器,制造法宝,售价相当不错。

一趟狩猎,以半个月为期限的话,如果能猎杀到一头黑皮箭猪,每人的利益分成都会有一定的保障。

当然,前提在于

,到时你还活着。

计划确定,约定三天后准时出发。在这三天内,就是分头各自进行武装筹备了。

陈恒一咬牙,高价请铁匠打造了三把精金飞剑。

精金飞剑可比晶铁飞剑好上许多倍,在坚固度、锋锐度等方面都超出几个台阶,价格方面更不会例外。

然而“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作为吃饭家伙,绝不能偷工减料,草率敷衍了事。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第三天早上陈恒起个大早,兴冲冲赶来约定地diǎn汇合,准备开始人生第一次的狩猎之旅。

许勃和苏晋来得更早,等陈恒赶到后,约莫半个时辰,神秘少女萧羽衣才来到。

人员到齐,没有多余的废话,即刻出发。

他们出行,可不是步行。在修炼发达的世界,代步的工具很多。

单人骑的飞鸟、双人骑的灵鹤、多人乘坐的车船等等,功效各异,林林总总。要乘坐,就需要支付相关的租金费用,价格不一。

而拥有私人交通工具,是一件相当彰显身份地位的事情,拉风得很。从神通广大的飞行法宝,到形体各异的飞行灵宠,随便拥有一样,就已经八面威风了。

孟家镇虽然为xiǎo镇,人口稀薄,发展式微,但基本的租赁业务还是有的,毫无疑问为孟家所开,店铺里有好几款交通工具可供租赁,其中飞天舟便属于非常大众化的一款。

飞天舟,标准乘坐四人,租金每百里每人需缴纳灵米五十斤,是很多猎人队喜欢租赁的工具。

坐工具远行狩猎,方便简捷,便利多多。除非实在穷得揭不开锅的,否则都会选择飞行,而不会靠两条腿去爬山涉水。

那可不是情,都是水呀,泪水,以及汗水。

归云山距离孟家镇三百里,租赁飞天舟的费用,每个人就要耗费一百五十斤。

于是,灵米袋里所剩不多的灵米再度花出去了一大把,陈恒肉疼不已。

算下来,只得几十斤剩余了,口粮严重吃紧。

他如今后天体境十重天,损耗颇大,每顿食量都大幅度提升,不吃两斤灵米不得饱。

假如这一趟狩猎空手而归的话,无疑,他除了卖灵米袋外,别无法子可想,否则连回来的路费都凑不出来。

穷到要卖米袋,这日子真算落魄。幸好聚气丹已经买了足够多的,短时间内还不用为这个担忧。

不过对于一穷二白,数着米粒下肚的日子,他可真有diǎn怵了。

因此,陈恒的心情是严肃的,严肃得就连第一次乘坐飞行工具的兴奋之情都淡薄了许多。

“各位坐稳咯,起!”

舵手一声吆喝,飞天舟轻悠悠飘起,越升越高,船身上重重禁制符箓不断发出光芒,形成一圈罡气,把周身上下护定,一diǎn风都侵不进来。

上升到一定高度后,舟头一震,箭一般笔直向远方驶去。

飞天舟属于秘宝级上品辅助法宝,以前陈恒抬头的时候,间或就会见到那么一艘从自己的头dǐng上哗然而过。

那时候,心情总是无比的羡慕,就差口水没有流下来了。

何时想过,有朝一日自己也能坐在上面去?

简直不敢想象的事情。

新鲜、激动、亢奋、忧虑……种种情绪纠合到了一块,分辨不出其中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滋味。

或者可以説是“百味交集”吧。

飞天舟飞行得快且稳,约莫两个时辰后开始降落,竟是到了三百里开外的归云山。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大概费用
北京国仁医院怎样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免费热线
北京国仁医院怎样啊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住院费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