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看點圣潔的雪原志趣崇高的詩歌靈魂賞析

发布时间:2019-10-12 15:28:18 编辑:笔名

  洛阳老诗人董振国的诗大多借物咏怀,感情真挚,慷慨激昂,意蕴饱满,展示出作者昂扬向上的精神面貌和生活态度这些言辞都源自于诗人对生活的无限热爱他自身就是他所歌唱的對象,其生命就像一塊紅彤彤燃燒著的“煤”:“默默地凝聚著愛/悄悄地積蓄著力/不甘金子般的歲月如水流逝/渴盼報效大地母親辛苦孕育//終于,一聲開山的炮響/你呼嘯而出,喜淚如雨/縱身投入熊熊的爐火/嘩啦啦抖開一面鮮紅的戰旗……”(《煤》)作为一位年逾古稀的老人,董振国还保持着如此炙热的情怀,并且不忘初心,在诗歌的道路上攀登不止,实属难能可贵近日读了他的部分新作,在此略谈一些个人的感受

  一

  当前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对世界的认识发生着深刻变化,诗歌与其他文学体裁一样,在功能上也发生了改变,有很多诗歌作品由抒发情感转为对现实世界和生命生存的再现,但是其“抒发人的思想感情,呈现人的心灵世界”(即“诗言志”)仍然被认为是诗歌最重要的作用之一我国传统文学观,特别是延安文艺座谈会以后中国新文学的兴起,人们普遍把文学作品的思想性看得高于艺术性,并且以是否传递了“正能量”作为评判文学作品最主要的标准近年来在文学的功用和的辩论中,更有学者在《人民》发声:“作为人类创造的最伟大的精神财富之一,文学是一个时代的精神镜像,是人民大众的道德指引,是现实生活的审美表达,负有构建人类精神世界的重要职责对于人民大众来说,他们需要文学创造爱的表达、提供美的享受;也需要文学挖掘人生的意义、明晰人生的路向;更需要文学来提升自我、陶冶情操”(廖文《文学的》)我们从中就可以看出中国主流文学的观念,就是文学要能够:“反映社会生活,描绘时代巨变;用对美的张扬来感染人;宣扬正确的价值取向,从而引领人生”

  从事文学写作的人在自己心里都有一杆秤,用来衡量文字的优劣,指导自己的写作作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成长起来的诗人,董振国无疑是以上所说的中国主流文学伦理标准的坚定守护者从他的诗歌我们可以看到很多志趣崇高、 飞扬的诗句:“多汁的青春/被岁丹熬煎/乌云散去黑瀑流尽/傲立的山巅/只留下一片/雪色的草原/一一苍茫高远//归鸟在暮色中歌唱/火红的晚霞涌出胸膛/在这可望不可即的/思想高地上/一面迎风飘扬的旗帜/猎猎作响”(《白发》);“有风起自零丁洋/文天祥的诗句一一/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气吞山河/压平了万顷海浪/宛若一剂补钙的良药/人们顿时/挺直了脊梁”(《气吞山河》)

  同时,由于现代生活对个人生命生存的深刻影响,诗人不可避免地要在生命生存的问题上进行内省以及对他物做出设身处地的审视,因此他的诗歌在传统的基础上也凸显出鲜明的现代性(不是形式上的,而是精神实质),在不自觉中对生命的幽暗、深邃进行着探索:“一股热浪/把你捧到了天上//四周深不可测/一颗吊着的心/在寒风中摇晃//远离了喧嚣/又走进孤独//于是,你伸出无数条/绿色的手臂/向下,不知要打捞什么……”(《吊兰》)而这也正是董振国在沉寂数十年后重返诗坛,并迅速赢得了很多读者的主要原因

  二

  随着文学对人类内心世界的探询和揭示的不断深入,文学写作者不再以旁观者的身份进行局外描述,而是更热衷于让事物自己说话,变“他说”为“自明”当前许多诗人在抒写某一事物时,更多的是采取素描手法,像呈示“静物”一样,让事物的本质在自我凝恒的持存里得以呈现,这种静止的呈现有其内部的质量运动而诗人董振国则是运用代表不同含义的浓墨重彩(是激烈、鲜明的情感色彩,而非艳丽、浓郁的文字色彩),赋予事物以自己的主观情感他无意于打开事物脱离情绪的内质而使其获取自足性,也没有探询事物内部存在的更多的精神可能性,其所进行思考的主脉依然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精神的自然延展因而他的作品更偏重于对读者思想的启蒙,而这是中国新时期文学的主要特征

  在奔向当前诗歌现场的道路上,董振国代表了国内众多的诗歌写作者,其作品是对一种处于道德高地上的生命存在形态的有力呈现,其诗写思想的方向性极度明确、锐利、决绝他的诗歌文本带给我们的阅读感受是激昂向上的,毫无人性中的犹疑、颓废例如同样是抒写个人生存的精神坚实感,董振国的诗歌带领我们走过的灵魂之路是阳光下的宽阔柏油马路,而不是黑夜里大山的脊梁:“我像石头/淳厚朴实,表里如一/微笑写在脸上/悲伤埋进心底/即使风浪的利刃/在身上划出道道伤痕/也不喊一声疼/掉一滴泪”(《口是罪恶之门》);“后来,它死了/死时,它的眼角挂着/两颗珍珠般的热泪/——寒光似剑/刺得我睁不开眼睛/而它,始终望着/家的方向/不肯瞑目/翅膀全部展开/仿佛在做一次/最后的飞行”(《禁锢的鸟鸣》)

  我们说诗歌的初始创作和阅读结果是相同的,都是“至深者”呼唤“至深者”,没有灵魂的碰撞和生命的交叉,就不可能有诗歌的产生和阅读的共鸣从董振国的诗歌中我们看到,只有具有献身精神的人才能发现“煤”身上所蕴含的精神光辉:“几千吨高压——/没有消沉,没有颓废/几万年禁锢——/没有怨恨,没有叹息”(《煤》);只有无畏于生死者才会无限深情地歌颂“白发”:“只留下一片/雪色的草原/——苍茫高远”(《白发》);也只有心底坦荡者才会从“放大镜”的身上看到某种丑恶的品行:“总是用变态的目光看人/却从来没有审视过自己/把小的东西放大/——找找缺点/把远的事物拉近/——挑挑毛病/久而久之/它的耳朵消失了/它的鼻子不见了/它身上的器官全部退化了/只剩下一双冷冰冰的大眼/像个怪物”(《放大镜》)诗人与他笔下的事物在精神上是相通或者有碰撞点的,二者的相遇实现了各自灵魂和价值观的观照与互映

  三

  在人类生产、生活发生深刻变化的前提下,文学创作的视角和姿势也发生着由大到小、由高到低等等诸多改变尤其是汉语诗歌,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开始,由高大全的宏大叙事和激昂的广场抒情,转入到了个人日常私密经验的叙述和独特情感的抒发,生活细节和个人话语成为诗歌保持鲜活生命的重要能量但是这种“个人写作”,绝不是要求诗人只关心个人的生活并以此作为写作的基本材料,而是要从个体主体性出发,以独立的精神姿态和判断力去处理生命生存中的问题董振国的诗歌就在处理个人日常经验的同时,避免了个人经验的绝对私人化“小区内有一只野猫/行为怪异与众不伺/为争残羹剩饭/它可以和同伴打得头破血流/却从未对活色生香的老鼠/痛下杀手//饿了在垃圾箱内刨食吃/渴了在污泥沟中觅水喝/夏天躲进树荫里想心事/冬天躺在阳光下做美梦//我常喂它一些食物/它亲昵地依偎在我身边/一会儿前滚一会儿后翻/变着法子讨人喜欢//后来它不见了/有人说它被毒死了/有人说它被打死了/还有人说它的尸体/被当作羊肉在市场销售/从那以后/它那哀怨凄凉的叫声/常常把我从噩梦中惊醒”(《野猫》)毫无疑问,这首诗歌所呈现的是纯粹的个人经验,它所提及的“野猫”,我们都遇到过,甚至收留过,可以说这只“野猫”是众多野猫中的一个但同时它又不是野猫群体中的一个平均数,它是诗人董振国个人精神观照中的一种生命命运,诗人通过它揭示了一种生命的存在形态又如:“清晨的树林中/我捕捉到一缕/婉转的鸟鸣/原以为,我的生活/从此充满欢乐的歌声/哪曾想,它不吃不喝/拒绝歌唱,用生命抗争/利爪抓上抓下‘噌噌’冒火/铁咀啄东啄西‘砰砰’有声/鲜血飞溅/片刻燃红了整个鸟笼”(《禁锢的鸟鸣》);“不见炮火,未闻硝烟/围城内激战犹酣/东、西、南、北,四面有风/却鼓不起人生风帆/所有的眼睛,都喷射 /似乎要把命运看穿/一道精心构筑的防线/经不住敌方一枚‘炸弹’/哗哗的洗牌声/演奏勾魂的仙乐/兴奋的人们/仿佛抽足了鸦片/满地散落的烟蒂/是人生凋落的花瓣/烟雾则像只张牙舞爪的饿虎/扑出门外/过往的行人/不由打了个冷颤……”(《围城》)这样的个人写作与那种“不再关注重大问题,作品的内容仅局限于琐碎的日常生活和个人呓语”的私人化写作是有本质区别的,其产生于一个关注天下苍生、充满悲悯情怀的火热而忧苦的心灵

  虽然董振国的部分诗歌所处理的生命经验都是大众化的认知和社会意识早已固置下来的道德伦理,但是在写法上创造出了独具个性的艺术美感,更重要的是这些诗歌的精神内核是坚实而敏锐的,就像一个身体孱弱但却内心强大的生命,在苍茫的群山之上支撑着一方灵魂的高地——圣洁的雪原

  共 7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评价洛阳老诗人董振国的诗歌的赏析,首先作者从诗歌的时代性及思想性谈起,延安文艺座谈会以后中国新文学的兴起,人们普遍把文学作品的思想性看得高于艺术性,并且以是否传递了“正能量”作为评判文学作品最主要的标准个人也认为,任何体裁的文学作品,应带给人们的是警示与希望董振国的诗歌无疑是符合这种时代特征与思想性要求的在创作手法上,作者结合诗人的部分诗句,说明诗人运用代表不同含义的浓墨重彩赋予事物以自己的主观情感文学创作的视角和姿势也发生着由大到小、由高到低等等诸多改变董振国的诗歌就在处理个人日常经验的同时,避免了个人经验的绝对私人化是诗人作品的又一特点正是有了这些坚实而敏锐的精神内核,才令我们感受到诗人内心的强大及生命的壮美作品思路清晰,抓住诗歌的共性与个人诗作的个性,让我们领略的诗歌的更深内涵好文共赏,【:冰城雪主】

  1楼文友: 14: 2:50 问好老师,希望有机会读到您的诗作,可否发来让我们拜谒 字是纷飞雪,朵朵入梦来……

  2楼文友: 05:45: 0 学习新强主席现代诗歌赏析文,既是对精美现代诗歌创作的过程的学习和透析,也是通过学习对新的现代诗歌创作思想及理论的把握读新强主席的赏析文,如沐春风,如浴暖阳,如晨钟耳鸣,是一种享受,也是一种觉醒给主席敬茶

流感吃什么维生素好
心衰治疗的最新进展
冠心病吃什么药最有效
心动过缓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