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安信息网
星座
当前位置:首页 > 星座

洪荒淵年沉淀歲月的輪廓

发布时间:2019-10-12 16:00:00 编辑:笔名

  摘要:多年以后,渊年把家搬到了一个明亮的街道里,渊年喜欢在窗台上种一些花,每天给它们浇水,看它们发芽开花 白央会一直站在渊年身旁,偶尔搭把手,而妈妈,总喜欢坐在阳台的藤椅上,看着他们淡淡的笑

  那栋房子,已经被渊年用钥匙紧紧锁住了,从未再次打开那些溢满疼痛的生活,就让它沉淀,直到那一天,我们都已经老去 白央把渊年的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替她擦去眼角的汗水,眼里是更年的宠溺 那是一座死掉的城,埋葬着渊年的魂——题记

  First

  那里一定死过人

  渊年是这样听院里的老人说的,随着几家人陆续地搬走,渊年对这一说法深信不疑这不是迷信,只是恐惧即使渊年从小在这里长大,也抑制不了对那栋房子的恐惧红色的瓦墙早已在时间的漂泊中找不出原有的痕迹,整栋大楼没有安灯,所有的过道和转角都被一些废弃的家具所堵塞,渊年知道,无论什么时候,这栋房子里都是漆黑一片,即使有光透过缝隙倾泻进来,也会被蒙上一层淡淡的灰色薄雾,侧着身子还可以看见那些在黑暗中漂浮的尘埃

  那是死去的人火化后的灰烬

  想到这,渊年就忍不住惊颤了一下,提起步子,冲进了那栋房子

  渊年住在这,这栋房子,五楼,不高,但却是顶楼她已经在这黑暗中上上下下奔跑了数十年,说不上习惯,但渊年还是会害怕,那些家具影子总会让渊年想起那些死去的人,那些错乱的身影,躺在黑暗中,心里突然泛起一阵恶心,快跑,快跑,耳边似乎有人在冲她大叫渊年跌跌撞撞地朝家里跑去,闭着眼不去看那些紧闭的房门,和那些诡异的福字颤抖着摸出钥匙,却在慌乱中几次对不准钥匙孔,渊年想使自己尽力平静下来,几次深呼吸,才费力打开了铁闸门,疾步穿过房门,“砰”的一声关上门,那巨大的回响似乎才使渊年平静下来疲惫地喘着气,双手撑着膝盖,渊年现在的脸色就像刚刚跑完马拉松一样惨白,一天两次这样的生活,渊年觉得快要崩溃了

  “有鬼追你啊”

  是母亲,渊年没有说话,站起身子,往餐桌看去,饭罩子还是没有动过的痕迹,饭菜都还好好的放着更年还是没有回来,这是第几天了,渊年收拾好失落的心情,在母亲说话之前就开口了

  “妈,我去替你热饭”

  渊年听到一声不可细闻的叹息,幻听吧

  Second

  收拾好东西,该去学校了

  轻轻关上门,不动声色地走下楼梯,昨天,是自己想得太多吧渊年自嘲似地吐出一口气

  “就知道你会害怕”渊年冰冷的手被人捧在另一双大手里,哈着气,细细搓着,是更年

  “我以为你不回来了”渊年看着眼前的人,心底的委屈一下子发泄出来,眼睛水毫无预兆地便冒了出来,这几天他都跑哪去了,知不知道她有多担心更年没有说话,只是用指腹帮渊年擦掉了脸上的眼泪,慢悠悠地吐出一句,“对不起,再也不会了”

  “不哭了,陪你下楼好了”更年好笑地看着渊年委屈的小脸,把渊年的手放进自己的口袋里如此昏暗的楼道,似乎也变得明亮起来更年的眼睛照亮了它,渊年一直都是这样觉得的从小到大,都是更年陪着渊年下楼,上楼,这样的生活,一定也不会觉得害怕这几天更年的失踪却让渊年受尽了折磨,原本不以为然的楼梯口,少了一个人的陪伴,却成了她的梦魇还好,更年回来了,日子又恢复了平静不是么渊年吸吸鼻子,冲更年笑了笑,感受着手心里传来的温暖,心里突然安静下来

  从城北到城南的路,以前总是很长渊年不喜欢坐公车,反而喜欢一步步地走着去,街道的这个时候,总是显得很安静但是现在,似乎缩短了,渊年有些苦恼地看着不远处的学校,整个小脸皱成了一团更年轻笑着揉揉渊年的脸,“好了,快走吧”渊年抽出被捂得热乎乎的手,不情愿地离开更年的身旁,可还是没有走远,似乎迟疑着什么渊年咬了咬嘴唇,还是开了口

  “哥,你会回家吧”声音里飘荡着一丝不确定

  渊年低着头,没有看见身前人的僵硬

  “当然”更年的声音似乎永远都是那么好听

  Third

  渊年,你的信

  还在发愣的状态的渊年突然回过神来,接过同学递过的信封,是惯用的老式信封,信封上只有收信地址和收信人的名字,是用碳素墨水写的,字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渊年没有拆开,习惯性地把它放进了书包的夹层不管旁人诧异的眼神,趴在课桌上继续看着窗外的风景,而呼吸却在不经意间错乱

  白央,你还是在外面漂泊,对吗

  好不容易挨到放学,渊年背着书包第一个走出了教室,避开放学的人群,找了个无人的角落,拿出那封写着她的名字的信小心地打开封口,是一些明信片,是风景,有数来张渊年一一翻阅着,是一些不知名的地方,每一张都被标明了时间,是他最近去过的地方白央不喜欢去太多人去过的地方,他宁愿选择一些偏僻的地区旅行,并且长年不休从他开始旅行,每个月渊年都会收到这样一封信,没有字,只有这样被标记好的照片,一张连着一张,写着进行时的生命

  渊年把明信片重新放回信封,不小心把一张掉到地上了渊年蹲下身子去捡,手指却停在了那张照片的背面,那里写着两个字,渊年突然就听不到自己的心跳了

  念渊

  两个字深深地印进了渊年的眼里

  等了那么久,是不是终于要结束了渊年松开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膝盖,照片散落了一地

  Fourth

  提着饭盒回家,渊年在楼梯口张望了好半天,还是没有看见更年的身影低下失落的眼帘,渊年摸摸手心,似乎那些还有更年残留的温度渊年咧开嘴使劲地笑了笑,有什么好怕的,白央一个人在外面都没有害怕呢,他一定会笑我的渊年收拾好自己的心情,轮流念着白央和更年的名字,似乎就会勇敢一点,意外的是,今天渊年很轻松地便回到了家里,放松地吐了一口气,真是个胆小鬼渊年正准备拿出钥匙,门却突然从里面打开了

  是更年,脸色铁青

  “哥,怎么了”渊年诧异地看着更年的表情

  更年没有说话,脸色缓了缓,摸摸渊年的头发,绕过渊年准备离开

  “哥,你不是说好了要回家的吗”渊年的声音里已经带着哭腔,手拉着更年的衣角就是不肯放开

  “这个家……”还没等更年说完,屋子里传来了一个愤怒的声音,“这个家不欢迎你”是母亲

  “妈,别这样”渊年苦苦哀求着,拼命要拉住更年的手,更年却扳开渊年的手指,头也不转地便走开了渊年想追出去,却被身后的人扯住头发,“给我回来,死丫头,你还想跟着他跑是吧,谁是你妈”母亲声音突兀地炸响在渊年的耳边,手一拖,便把渊年拽进了屋里“那个杂种怎么值得你这么做,我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女儿,你做的事我还没和你算账,你还想跑是吧”

  渊年现在已经听不清什么了,任凭母亲摆弄着,直到母亲把一大把纸片似地东西扔到自己脸上,渊年才渐渐反应过来胡乱地抹了抹脸上的泪,这才发现那一堆纸竟然是白央寄给自己的明信片,渊年心头突然涌起一阵愤怒,“妈,你怎么可以翻我的东西”渊年不管母亲气得冒血的脸色,将地下的照片一张张捡起来,跑进自己的房间,“砰”的关上门,隔绝了门外那喋喋不休的咒骂声,以及那隐隐约约的抽泣声

  世界一下子安静下来

  Fifth

  渊年疲惫地坐在地上,靠着墙,把脸埋进在柔柔的窗帘里折磨了这么多年,还是无法释怀

  更年不是妈亲生的,渊年一直都知道,她和更年是同父异母的孩子父亲在认识母亲前就已经有了家室,可是母亲还是固执地生下了渊年,并且要求父亲离婚,母亲的愿望最终还是达成了渊年知道,那是母亲爱死了父亲,否则不会以 迫父亲离婚,当年,在这栋楼里自杀的便是母亲,只是在最后被父亲救活了可是没有人知道,母亲是真的想死,在渊年小的时候,母亲就告诉了渊年,如果我死了,那你的父亲是不是就会多记着我一点呢渊年什么都忘了,只是忘不了那瞬间老了十岁的脸

  父亲还是跑了,把那个女人的儿子丢给母亲,和那个女人一起跑了在渊年的记忆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母亲很平静,甚至没有苦闹,渊年一度以为,母亲释怀了,再也不纠结那些过去的爱恨情仇了直到后来,渊年才知道自己错的离谱,母亲不是不计较了,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她把所有的爱给了渊年,把她当做父亲,把所有的恨给了更年,把他当做那个女人,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浓,渊年亲眼看着更年受尽折磨,却毫无办法渊年没有办法恨母亲,她知道母亲的苦,更年也知道,所以大多时间更年都是很听话的可是当更年越来越像那个女人时,母亲更加变本加厉了,直到那天更年站起身离开的时候,渊年才知道,他已经比母亲高很多了

  上辈子犯过的错,下辈子再还母亲每次说的时候,渊年总是哭的不成样子

  白央,一个男人,自小漂泊这样的人,在母亲看来,就是个没用的废渣,她禁止渊年和白央来往可是渊年还是爱了,她的骨子和母亲一样,认准了就绝对不放手,哪怕陪上一生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白央还是去旅行了,他爱渊年,却不是生命存在的唯一理由他的一辈子,都在寻找那些看似不存在的自由爱上这样一个男人,尽管渊年爱得那么辛苦,还是无悔,还是守着那些昔日的温暖,等着哪一天的重逢

  这一次,或许是真的要结束了

  更年,白央,我是不是一个也守不住了

  问你们呢,你们在哪

  Sixth

  打开门,客厅里漆黑一片,没有开灯

  渊年适应了一下光线,在角落处看到一团黑色的影子,摸索着走过去,渊年没有说话,只是把头放到那个人的膝盖上,坐在地板上,细细地听着那人若有若无的抽泣声,好像是小时候的催眠曲,一晃一晃的,然后星星月亮就睡着了渊年轻轻晃动着身子,手环抱着头,母亲似乎也安静下来,慢慢地抚摸着渊年的头发,轻轻笑着,嘴里念叨着什么,渊年听不清,恍惚似地在做一个长久的梦

  渊年还是恨不起来,即使愤怒曾经一度吞噬了她的理智,可是每次看到母亲这个样子,她都心软了母亲在折磨更年的时候,何尝又不是在折磨自己,让自己一遍遍回想起那些记忆,直到深入骨髓,永远也没有办法挣脱开

  这是报应,老天不会放过每个犯错的人,直至死亡,或许才是解脱

  妈妈,妈妈

  恩,渊年乖

  妈妈,渊年想哥哥了,怎么办

  那渊年就把哥哥找回来好了

  渊年抬起头,用手捧着母亲的脸,细细地亲吻着,吻着她脸上的泪水,母亲似乎还在自己的思想中,只是一个劲的傻笑,眼里是说不出的光芒

  妈,我去找哥哥了,好不好

  母亲似乎听懂了渊年的话,眨了眨眼睛,然后就笑了渊年强压下心底的酸涩,装作很轻松的语调,那妈妈,我就当你答应了哦不待母亲做出反应,渊年早已跑远,只剩下一个跌跌撞撞的背景,和客厅里一团深色的暗影

  昔日昏暗的楼道,突然变成一道道光影,迅速地从渊年身边溜走,慌了,渊年真的慌了,她怕,怕更年,怕白央,怕妈妈,全部就像这光从手缝处溜走,什么都不剩下渊年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只想拼命摆脱掉这种不安的情绪

  对不起,妈妈,等我回来

  Seventh

  路灯只剩下摇摇晃晃的一盏,惨淡的灯光打在渊年的脸上,低下的眼帘,看不清瞳孔的颜色真正失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如此理智,没有想象中的痛不欲生,有的只是失去后的迷茫,三个人住在心里,有时候,也会觉得累渊年停下脚步,坐在路灯下,把背靠在硬硬的栏杆上,寂静的街道,把渊年的影子缩的很小很小

  早就料到这一天,从更年第一次离家出走就明白了,有一天,他会真正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然后再也不回来

  渊年吸吸鼻子,抬起头,寻找着自己的眼睫毛以前每一次,更年都会在这里等她来找,告诉她,明天还是会来接她上学这一次,更年失约了,是自己绊住了他,其实早该让他离开,他那么不快乐,自己却还是那么自私,自私地让更年陪她来往于那楼道,自私地把他所有的爱接受,仿佛理所应当自己还是欠了,欠了和母亲一样无法偿还的帐

  白央,我想你了

  双臂被人紧紧抱住,眼前的发丝被人掠到耳后,白央,为什么,不要折磨我了

  “我回来了”低沉的声音,停留在这个时间,手臂松了松,把渊年整个搂在怀里,影子重叠又再次触摸到这种熟悉的温度,渊年有种恍如隔世的懵懂,手指抚摸着身后的人突兀的指节,眼泪就落在上面,然后落到渊年自己的手心里

  白央,我把你守回来了

  后记

  多年以后,渊年把家搬到了一个明亮的街道里,渊年喜欢在窗台上种一些花,每天给它们浇水,看它们发芽开花

  白央会一直站在渊年身旁,偶尔搭把手,而妈妈,总喜欢坐在阳台的藤椅上,看着他们淡淡的笑

  那栋房子,已经被渊年用钥匙紧紧锁住了,从未再次打开那些溢满疼痛的生活,就让它沉淀,直到那一天,我们都已经老去

  白央把渊年的手放在自己的口袋里,替她擦去眼角的汗水,眼里是更年的宠溺

  共 502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洪荒渊年,沉淀岁月的轮廓,沉淀溢满疼痛的生活;死掉的城,埋葬着渊年的魂诗歌般的文字,凄美的故事,读来是种享受欣赏,问好【:上官竹】

  1楼文友: 09:25:5 洪荒渊年,沉淀岁月的轮廓,沉淀溢满疼痛的生活;死掉的城,埋葬着渊年的魂诗歌般的文字,凄美的故事,读来是种享受欣赏,问好 联系:

冠心病严重吗怎么治
动脉粥样硬化能吃通心络胶囊吗
冠心病日常用药通心络有效吗
怎样买成人拉拉裤